窗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通胀收缩货币宽松或需适度

发布时间:2020-03-26 12:06:20 阅读: 来源:窗纱厂家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曾在今年年初时把通货紧缩风险称为可能是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的“头号威胁”,而IMF近日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再次将欧元区的通缩风险列为全球经济下行的三大风险之一。

“欧元区的复苏可能停滞,需求可能进一步减弱,低通胀可能变成通缩。”IMF称,如果通胀状况没有改善,欧洲央行可能有必要做更多的事情来抵御通缩风险,其中包括购买主权债券。

不断上升的通缩风险,或再度成为政策决策者需要讨论的重要课题。“当前,全球正处于一种通胀收缩(dis-inflation)的状态,主要由于发达经济体通缩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所导致。”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昨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低于“必要的”通胀水平,直接导致全球经济增长的徘徊不前。

通缩风险随处可见

金融危机爆发六年后的各国经济增速依然乏力,与此对应的是,通缩风险却在不断积聚。

经济学者普遍认为,一旦通货紧缩出现,也就是物价、工资、利率、粮食、能源等价格持续下跌,且全部处于供过于求的状况。

“从全球来看,目前通缩迹象并不明显,称之为低通胀水平较为合适。必要的通胀水平,目前是指发达国家CPI达到2%,而发展中国家则是在3%~4%的水平。”陈兴动告诉本报记者,而现实情况是,包括美国、欧元区在内诸多发达经济体的通胀水平低于央行设定的目标。除巴西、印度以外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也不例外,而中国目前也远低于3.5%的CPI增速设定目标。

“个人认为这是此前大规模量化宽松所导致的后果,一方面人为创造了更多的需求但实际效果远不能令人满意;另一方面却导致全球产能过剩的局面产生。”陈兴动称,CPI过低将带来长期风险,企业无定价权使得企业利润下降,从而抑制投资与生产,导致员工薪资下降、需求减弱乃至最终拖累经济。

当前,通缩风险正成为欧元区经济面临的主要威胁。在私人企业与政府去杠杆化的过程中,欧元区出现了大量的闲置产能,导致通货膨胀率持续低于潜在水平。欧盟统计局最新公布数据显示,欧元区9月CPI初值年率升幅放缓至0.3%,为2009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

受汽油价格大幅下降影响,美国8月CPI月率出人意料一年多来首次出现下降。截至8月份的过去12个月中,美国消费价格指数未经季节调整的涨幅为1.7%,核心消费价格指数也上涨了1.7%。与此同时,日本正处于摇摇晃晃不稳定的状态之中,8月日本核心CPI增长放缓,意味着日本央行想要达到设定的2%通胀目标仍存挑战。

此外,中国8月CPI同比增速2.0%,为四个月最低水平,且不及预期及前值;与此同时8月PPI(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下跌幅度超预期,较上个月跌幅明显扩大,且为连续第30个月出现同比下滑。

政策操作尚有空间

通胀收缩或给各国央行带来了更多政策操作空间。以日本和美国作为前车之鉴,如果货币量的增长将导致通胀,量化宽松或并不能直接有效地解决通缩。陈兴动认为,考虑到当前的全球通胀背景,各国的宽松政策是否“适度”,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欧元区通胀率现已连续第12个月低于1.0%,消费价格的进一步下跌越发凸显出决策者们所面临的严重威胁,他们可能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来评估自6月以来宣布的两轮刺激措施,包括向银行提供廉价融资,下调关键利率,以及购买资产支持证券和担保债券。而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近日明确表示预计欧元区不会出现日本式的通缩,并重申欧洲央行已准备好在必要时采取更多措施,“若有必要进一步应对低通胀持续过久的风险,我们随时准备在职权范围内使用更多非常规工具,并调整我们非常规干预手段的规模或结构。”

“欧元区经济最糟糕的时代已经过去,但仍在底部运行。”陈兴动对欧元区的形势表示担忧,真正的量宽政策在欧元区或很难执行,采取根本的改革并有财政政策的配合来激发欧元区各国的经济增长需求是关键。澳新银行中国分析师周浩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欧元区的通胀短期内很难有起色,欧元区通缩问题的解决则需要欧洲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共同发力,这在内部短期内无法解决,而外部的输入性通胀或可能起到一定作用,如美国对欧洲的出口增加以及中国的通胀压力缓释。

而在价格上涨乏力的情况下,美联储一直维持利率在创纪录低位,而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或于本月停止。不过,陈兴动认为,美国通胀水平的下降或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美联储的升息步伐。日本方面,尽管央行决策者们似乎对通胀正走在央行设定的目标轨道上信心十足,但日本经济第二季度出现萎缩后,通胀数据的任何疲软都有可能增加央行加大刺激的压力。

中国方面,楼市低迷,经济下行风险令人担忧。“中国正在进行的结构性改革增加了工业品领域的通缩问题,而PPI则是中国反腐力度加大所带来的必然结果,这都是政府所希望看到的。” 周浩对本报记者称,但从中国经济增速和就业水平来看,中国所面临的是一种“假性通缩”,目前进一步加大货币宽松力度的空间有限,而控制信贷投放,减少产能过度释放,则可以缓释中国目前低通胀的压力。

(转自:第一财经日报)

男人早泄有哪些表现

甲状腺结节在成都应该挂哪个科室

白癜风治疗前要做什么检查

如何治疗早期青光眼告诉你有三种治疗青光眼的方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