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冥界传说14十八鬼士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7:02 阅读: 来源:窗纱厂家

第十四章 十八鬼士

司马采儿将那亡灵平放下来,用手试了试亡灵的手腕部,问道“元神快出窍了,你看还有没有办法。”“尽量,如果通灵宝玉救不了他,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司马采儿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用手接过我递过来的通灵宝玉,放在那亡灵的心口处。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亡灵并没有醒转,仍然眉头紧蹙,作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来,司马采儿仰起头着急地问道“怎么回事啊,没反应啊,你这宝玉何时不起作用了?”不知怎的,看着司马采儿对这亡灵这么着急,心里很不是滋味,没好气地说道“还需要咒语,你都没问我。”

司马采儿这才恍然大醒道“那你快告诉我啊,难道你想见死不救。”我心里嘀咕道“不是我想见死不救,是你着急地有点过头了吧。”

通灵宝玉一碰到地狱阴魂便会发散出色彩斑斓的光泽来,我看着跳跃在那亡灵躯体上的光泽,微阖上眼,念起咒语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万气本原,元神归壳。”念完后,我们都定定地瞧着那亡灵的反应,果真,过了没多会儿,那亡灵的身躯微微动了一下,整个人精神了起来,这可得多感谢祖宗留下来的这宝贝,我不禁欣喜地将通灵宝玉通体抚摸了一遍。

酆都城前守城的那些鬼士,看着这亡灵醒转后,有一些趁着司马采儿不注意期间,偷偷地跑远了,而有一些胆识好的,便横目冷对地看着我们四人,好像是咽不下这口气。

司马采儿立起身来,衣袂飘飞,冷声道“你们还想再一起上吗?”那群鬼士听到司马采儿的质问声,虽不敢高声喧扰,却低声嘟囔道“上,兄弟们集体上,为老大报仇。”嘟囔声真是从城门前龟缩在一起的一个鬼士中发出来的,司马采儿瞥了一眼,从地上拾起残损的那柄血红邪刀,用手掌垫了垫,哼声道“不错,够分量。”

我茫然地看着司马采儿,不明白她说的够分量是什么意思,问道“什么够分量?”司马采儿背转着身,沉声道“当然是够分量将那厮四分五裂。”

说是迟那时快,只见电光火石间,司马采儿一个闪身进入到那群鬼士中,只听一声惨呼“哎呦”,众鬼士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咔嚓”一声,刚才嘟囔的那个鬼士的头便落了下来,摔在地上,眼睛还在骨碌碌地转着,断裂地身体“砰”地向后倒去。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惊呆了,不明白一向温文尔雅的司马采儿何时变得这么凌厉无比,司马采儿可没这么想,她大踏步向前,倒提起地上鬼士的头颅来,冷哼道“还有谁,有意见快提,本姑娘可没心情陪你们干耗?”

那些鬼士初始尚存侥幸之心,这时再看到司马采儿干净利落的刀法,再也不敢说什么了,一个个噤若寒蝉般地往后退去,深怕下一个挨砍的人是自己。

司马采儿看到这样的情状,冷笑道“很好,还算你们拾趣,给本姑娘把城门打开。”说着,用刀尖在地上划出一声声刺耳的刮地声,那些鬼士忙不迭地去推城门。“吱呀”一声厚重的开门声过后,酆都城里的景色便显现出来。

司马采儿用手勾了勾阿大阿幺,示意他们过来,阿大和阿幺哆哆嗦嗦地走到跟前,颤声道“姑.......娘........有何........吩........咐?”“将他抬上,跟我们走。”说着一指刚刚醒转过来的那个亡灵。

阿大和阿幺,双膝驱地,用手托起那亡灵,瑟瑟地跟着司马采儿向前走去,那些鬼士见司马采儿走来,均分开两边,很规整地看着我们一行走进城门,那气势真像出征的将军点兵一样。

酆都城内,和长安城颇为相像,大路四通八达,车如流水,行人熙熙攘攘,不过来往路人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行色匆匆的鬼魂,个个都身体轻盈,飘飘然地在大街上晃荡着。

一进酆都城,后面的城门便自动的关上了,司马采儿转过身去瞧了一眼闭上的城门,嘴角微扬,不屑地看了看周遭的鬼魂,我们都明白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崔府王绝不会在酆都城这么重要的关卡处疏于防范,在城外只是小角色罢了,重头戏还在后头。

果不出我们所料,一进入酆都城内,所有凌空飘着的鬼魂,都警惕着朝这边看过来,倏忽间,从城墙上凌空飞下来十八个身体健壮,身形庞大的鬼士来,齐刷刷地将我们一行围城一个圆圈,司马采儿好像并不惊讶似的。

淡淡地说道“崔府王的烛阴兵果真不容小觑,隐藏的这么深啊。”十八个烛阴兵中,一个身形烧瘦,眉毛倒竖着的烛阴兵说道“姑娘在城外杀的可真是兴起啊,可见姑娘道行不浅,不知道能不能走出我们这十八个兄弟组成的铜人阵。”司马采儿扫了一眼十八个凶神恶煞般的鬼烛阴兵不慌不忙地用手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格格娇笑起来。

稍瘦的烛阴兵本以为司马采儿见此阵仗,必然早已吓破了胆,浑然没有想到司马采儿是这般有恃无恐状,一时间错愕在当场,不知所以起来。

看司马采儿这般情状,我也不禁愕然起来,靠近了她,问道“你有把握打赢这十八个鬼士?”

“没有啊”司马采儿缓缓地吐出这样几个字。我一时语塞,呆呆地问道“那.......那.......我们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吧?”

司马采儿说道,“那倒不用,我自有妙法对付他们。”

我问道“什么妙法”。司马采儿指了指我胸口的地方“归魂索。”

我恍然大悟,一路走来,都没有动武,浑然忘了,原来我身上还有归魂索,我就不信以归魂索的力量还对付不了这十八个烛阴兵,心中顿时胜算多了几分。

那十八个烛阴兵看司马采儿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多了几分惧意,一直耽耽地不敢进攻。他们不进攻,我们倒也不急,翠莹有阿叉护着,不会有什么大碍。面对这十八个烛阴兵最好的办法是以不变应万变。

周围的气氛骤然冷了下来,稍瘦的烛阴兵踱着步子在圈外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四人,司马采儿双手扬了扬手中残损的血红邪刀,冷冷地看着周遭围聚成一圈的十八个鬼士,高声说道“你们这么站着是想一直等下去么,要打就来点果断的,老是犹犹豫豫,推推搡搡算什么真汉子。”

十八鬼士中的一个满脸肥肉,一身健壮肌肉的烛阴兵是个急性子,远没有瘦个子那么心有城府,见司马采儿这么激将他们,心中怒气油然而生,率先破了阵法,跳将出来,眉毛倒竖,狠狠地吼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口气这么大,胆敢不把爷爷我放在眼里,爷爷今天就叫你魂飞魄散。”

高手过招,讲究笃定沉稳,一不变应万变,那肌肉鬼士这么心浮气躁恰好中了司马采儿的招。采儿一直没有把握打赢这十八个鬼士,即使有归魂索在,在面对这十八个崔府王精心训练的悍将时,确乎有点力不从心,群殴的力量可是不容小觑的。

肌肉鬼士手拿的一把银色青龙戟,使将起来虎虎生风。肌肉鬼士一声暴吼,整天动地,颇有声威。他手抓长戟,一个弓步便欺上前来。司马采儿生怕翠莹和阿叉抵挡不了这么生猛的进攻,娇躯往前一倾,一个晃神便转到了二人身前,手握血红邪刀,鼻子冷哼道“找死”。

只见电光火石间,肌肉鬼士已经跟司马采儿打了一个照面。司马采儿妙就妙在身体灵动,可以倏忽变幻身形。那肌肉鬼士空有一身毽子肉,脑袋却不灵光,只一个劲地拼蛮力地追赶着司马采儿。

二人均身手不凡,转瞬间已经拆了二三十招。初始我和尚且为司马采儿捏了一把冷汗,待看到那肌肉鬼士的灵动之力远不及司马采儿时,心中宽缓了很多。便只一心盯着剩下的十七个鬼士,以防他们偷袭。

司马采儿斗转了几个回合,兴许是被肌肉鬼士追的烦了,不想再斗将下去,身形微侧,脸色娇红,禾眉微蹙,动容道“肌肉鬼,是你自己寻死的,就休要怪本姑娘无情了。”

肌肉鬼士只是一个劲地追赶司马采儿,心想这姑娘年纪轻轻,道行不见的有多高,待将他追的疲惫了,再砍杀了也不迟。反正他有的是浑身的力气。司马采儿这样警示他,他浑然没听出是什么意味,青龙长戟直挺挺地刺向了司马采儿的面门。只见司马采儿秀眉一竖,脸上生满了寒意,看来她真的是要痛下杀手了。司马采儿本性善良,一直以来都不肯随便的屠杀一个亡灵,但当看到这些凶狠暴戾的地狱鬼士惨无人性,滥杀无辜。她心中积攒的千年戾气便发散开来,直冲丹田,顺经脉灌注直通檀中,齐聚百会穴,一时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只听“哐啷”巨响,众鬼士尚未明了发生什么事情时,那肌肉鬼士突然立住身形不动了,待发觉是只见眉心生生地插着半截残损的血红邪刀,但谁也没看见司马采儿是怎么做到的.......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