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救爱一切因为我爱你-【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39:55 阅读: 来源:窗纱厂家

第一章

在异地漂泊了十六年之后,我第一次回到这个我出生的城市,在我的眼里,它既熟又陌生,多年前我离开它时,甚至没有再见我的父母一面,十六年后,我将再以什么面目回来。

我的父母亲,他们已换了住址,本想先远远见上一面,现在却连他们身在何处也不知道,为人子女到我这个份上,也真叫失败。

有人从我背后猛然一阵冲撞,我差点跌倒,驻足时才发现天已经黑了,我的身边,是一大群疯狂尖叫的时髦男女,此时他们的嘴里正疯狂的叫着:“于连——我爱你!”

于连这个名字最近我常听到,多年我曾就读于大学中文系,虽然天性不爱用功,多少也受了一些文化熏陶,初时还以为是《红与黑》又被搬上银幕,后来才知道这位于连乃是新晋偶像明星,生得一副好面孔,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悄撬俺乒椿晟闫牵菟道仙偻ǔ缘奶一ㄑ邸?/p>

那确实是一张堪称极品的面孔,不过对于男人来说过于阴柔妩媚,不过现在好像流行这种介于男女之间的暧昧气质。

十六年后,我再一次凝视这座曾经是本市最豪华的休育馆,它也换了新颜,看来依然是本市最豪华,那位明星于连今晚要在这座豪华的体育馆开他的个唱会。

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驶近体育馆,尖叫着的人群潮水般的包围过去,在保镖的重重保护下于大明星终于现身在众人面前,只是一副宽大的墨镜遮去了他脸上最迷人的地方,不过这并不影响众fans的热情,他们依然不畏艰辛的靠拢过去,喧闹拥挤着,年轻,又张狂。

曾经,我也有那样的青春,也曾一样为了偶像疯狂,也曾那样着迷的恋上一个男人,愿意为他改变我的所有,还差点就闹得姐妹反目,最后,我是输掉的那一个,黯然远走他乡。十六年了,不知他过得好不好,说了要忘掉他的,每每却到暗夜里心中刺痛,爱一个人也许只要一秒钟的时间,忘掉他,却几乎用了我半辈子,蓦然回首时才发现那根刺依然梗在心间,温柔的刺激我的眼泪。

舒浅羲,我一卵双生的同胞妹妹,红颜薄命的妹妹,不知道十六年后能不能再看到那张一模一样的脸庞。

冷眼看着那边的疯狂,心中已是苍海桑田,虽然面容未曾改变,青春,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什么烂呕像,死娘娘腔!”我的身后发出了一阵不平之鸣。

难得听到异言,我转头望去,身后没人,庞然大物倒有一只,一只黑色的大狼狗!

“水仙花,人妖,不男不女的!”不平之鸣继续,狗嘴也很配合的一张一合,我掏了掏耳朵,最后确定是这只狗在叫,只是它的叫声不是“汪汪汪。”

许是注意到我的目光,狗瞟了我一眼,我看出了那目光中的轻蔑,如果说出口应该是:“看什么看,没见过会说话的狗吗?人类!”说不定最后还有一句“嗤!”

我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正中狗头,它吃痛的惨叫一声,看着我目露凶光。我狠狠的瞪了回去:“看什么看,笨狗,不就是会说个人话么,拽什么拽?”顺便我附送了一个大白眼。

狗张大了嘴,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它那单纯的心思我倒看得一清二楚,它正在想我为什么没被吓昏过去。

狗就是狗,我大人大量不与它计较,哼哼一声,我抬高下巴很拽的转身,慢慢踱着正步。

“美女!”有些犹豫的声音。

我迅速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所有的人潮都已随呕像涌进了体育馆,方圆五里之内除了我和那只狗以外应该再没有会说人话的家伙。

“美女!”不怕死的声音再次响起,确是那只笨狗无疑,它叫的对象也正是我无疑,这下换成我险些滑倒,虽然我知道这个世界变化很快,但也不至于到了狗狗当街泡妞的时代吧!

“虽然你对自己的容貌不太有自信,但我是在叫你!”狗狗毫无危险靠近的自觉,还努力想朝我扯出一丝笑容以增加它言语的可信度,很不幸的,它的脑袋再一次蒙我的脚恩宠,受到一击重创。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瞅它一眼。

“你们人类真无聊,狗嘴里当然吐不出象牙来,否则那还叫狗!”狗狗鼻子喷气,不服气的回了句嘴,然后迅速闪到离我一公尺之外,看来这家伙也不笨。

“有什么事就说吧!”这家伙必是有求于我,所以才会如此谄媚讨好于我。

“能不能帮我进到里面去?”它的眼光向着体育馆,那里被保护得密不透风。

我挑挑眉,“干什么?莫非你也是于连的fans,刚才不是还骂他娘娘腔!”我有些玩味的看着一只狗在我面前暴跳如雷。

“呸呸呸!”它连呸三声表示它对于连的憎恶,“不要侮辱我的狗格,我才不会喜欢那个人妖!”

“那是为什么?”

没想到它竟低下头,有了些羞涩,“因为容容喜欢他,我想帮容容弄张他的亲笔签名照!”

“哦——”有意拖长了尾音,我想欣赏一只狗恼羞成怒的表情,原来这家伙是为了美人而来,因为美人的关系才会那么看于连不顺眼,没想到狗狗也是这样吃醋的。

“容容是我的主人!”它提高了音量,果然恼羞成怒。

“很漂亮很可爱也对你很好的主人吧!”我的眼睛笑成了一弯新月。

“当然,”它居然有些腼腆,“容容最宠我了。”

“哦——”我又拖长了尾音,用眼光的余光注视着它的表情变化。

“她快要死了!”

我愣住。

“她得了骨癌,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它的眼中聚集了一些闪亮的光芒,“她平时最喜欢的是于连,我想帮她弄张于连的签名照,给她带来些快乐。”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这是一只想帮主人实现愿望的忠诚的狗。

“你会帮我吧!”它眼含希翼的望着我。

狗,果然是人类忠实的朋友,我点头,“我帮你!”

“哟活——”它居然像人类那样欢呼起来,顺便用它体内剩余的狼性对着月亮长吟了一番,只是叫到一半嘎然而止,原因是我又赏了它一记。它吃痛,含怨带恨的瞅着我。

“笨狗,你怕别人看不见你是不是,蠢!”我伸脚又要踹它,它很快闪了开去。

“我不是笨狗,我的名字叫大黑,”它很快出声抗议。

大黑!我看它一身黑如锦缎的皮毛,这名字果然名副其实,只是这名字确实没啥水平。

“不准你侮辱容容的智慧!”说起容容,这家伙倒是一脸正经,一副誓死捍卫恋人的模样,倒是挺会看人脸色的。

“好,要我帮忙可得付出代价,”我不怀好意的笑着,一个盘子正在我右手的食指尖上滴溜溜的转动着,我扬手飞了出去,“接好了,摔破了我可不帮你了。”

“汪!”大黑应声而去,高高跃起张嘴去叼盘子,只听得“喀嚓”一声,惨烈的碰撞声,上下牙碰撞所发出,不知道它一口狗牙碎了没有,它呜呜发出悲鸣,似乎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我这种可恶的女人。

可怜的笨狗,我只是忘了告诉它那张盘子是我用幻术变出来。

就体育馆里人山人海附带保镖一大票的情况而言,我想既然使我把大黑弄进去了,我们也近不了于连的身,于是我决定在路上拦截他。大黑听了我的决定之后很是懊恼,这家伙正在后悔怎么没早些想到这主意,这点小事它自己也能办成,根本不必来乞求我这个恶女,还因此遭受到我一番戏弄。

这个单纯的家伙,我突然很想笑,它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我曾经的那个式神,青龙。那些轻狂岁月里的往事也一一漂浮上来,虽然那个时候的我也很单纯,但那个家伙比我更笨,浅羲常笑说有其主必有其仆,眼前的大黑与那时候的青龙如出一辙,所有的心思都赤裸裸的呈现在我面前,真的很怀念那时候的日子,心中突然充满温情,我伸手在大黑的狗头上抚摸一下。

那家伙反射性的吓了一跳,然后目露疑惑的注视着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吃错了药。

我不与它计较,“笨狗,你呆会准备怎么说服于连?”我问他。

“把他吓昏,然后带到容容面前!”那家伙摇头晃脑,得意得没有抗议我对它的称呼。

果然是青龙的作风,我不禁暗叹,“有创意!”顺便夸它一句。

立刻,一条狗尾巴翘上了天!

我的摄魂术被弹了回来!心里一阵巨痛,嘴里涌起一股甜腥味,鲜红的血丝顺着嘴角流下来,这一下伤得我不轻。

南京不孕不育好医院卵巢性不孕的治疗方法有哪几种

北京卵巢癌医院哪个较好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比较好的医院排名

杭州做阴道紧缩哪家的医院好杭州效果好的阴道紧缩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