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晚报悼老苏

发布时间:2020-06-22 11:49:45 阅读: 来源:窗纱厂家

泉州晚报:悼老苏

我的老苏走了。

接到电话时,我正在午睡。 然后我哭。我换衣服,哭。我刷牙,哭。我扎头发,哭。我看着窗外三月里恶狠狠的阳光,哭。

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是你编的,在德化报。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不想让身边的人猜到,就用了男性化的笔名“戴云山”。写了几篇文章后,我应你所邀出席了一个读书会,你笑眯眯的,没有特别跟我说话。后来你的妻子告诉我,当晚回去你说,你看到了我,很安静,很老实。

然后我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你编的。然后我跟你同事了。写了自己喜欢的文章,总是迫不及待地传到你的邮箱;第二天见了面,又迫不及待地、从来不曾脸红地问:“写得好不好?”你抽着烟,笑眯眯地说:“好。”我便喜滋滋地,再也不关心能不能发表,有没有价值,能不能获得别人的认同。

便是读书,我也听你的。接触一名新作家、一部新作品之前,我总要先问你:“好不好?”你带着严肃的沉思的表情说“好”。我于是知道是真好,便喜滋滋地去推开那一扇又一扇的门和窗。

有时我怠惰,隔了好久不愿动笔。你便把我不曾发表过的旧作翻出来,排在崭新的报纸上。怎么会有这么糟糕的文字?我有多久没有书写了?这个时候,我就会偷偷地脸红。

心绪不顺的时候,总是找你说话。有一次晚上十二点了,我给你打电话,一直打到凌晨一点多。说了什么话?我哭了吗?不记得了。但是我知道,能够让我的先生你的妻子不误会的,只有你;能够让我随时随地前去打扰的,只有你。

可是你走了。你的走就像你的生,干干净净,静静悄悄。你是一株草,没有任何污浊之气。没有欲望,没有私心,没有野心。所以你甚至不贪生。你是一株草,不带任何功利之心的草。

谈到一些人和事,你会笑笑说,他这是犯了“后娘主义”。我问什么是“后娘主义”?你说是看自己的东西怎样都好,看别人的东西怎样都不好。你却是真的,当作协主席十几年,在德化报编稿十几年,从来不犯后娘主义。不同色彩、不同气息的孩子一个个地在你手下成长。你是一株草,却育着一座园。

可是你走了。谁来嗅出他们的不同气息呢?谁来眼睛亮亮地跟我说,园子里又冒出一棵小新苗?谁会笑眯眯地看着他们成长,就像你一直看着我一样?

有时候顽心一起,我会拿你开玩笑。你抽着烟,笑眯眯地说:“糟蹋老实人。”又笑眯眯地摇头说:“张晴雯啊,坏骨!”还有谁能那样让我开玩笑呢?还有谁会摇着头骂我坏骨?

你走了,烟瘾上来时我找谁抽烟。朋友带来绿茶,我念叨着那是你最喜欢的,还没有叫你来喝呢。以后读书,我要问谁呢。当我写到欢喜的地方,要传给谁看。当我感觉委屈时,三更半夜,我要给谁打电话。

我的父兄。我的师长。生命中任何人不能替代的,我的老苏。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憨鼠责编:阿九]

污水池伸缩缝堵漏

会议录播主机

鲁丽苹果苗

低合金方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