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教科书成为日本右倾化重灾区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9:43 阅读: 来源:窗纱厂家

今年4月6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公布了明年采用的初中教科书审定结果,在审定合格的中学社会科(地理、历史、公民)教科书中,全都记载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日本固有领土。尤其是历史教科书对日本历史罪行的描述进一步被弱化,煽动国粹主义和美化侵略历史的危险倾向进一步增强。在日本社会整体右倾化的推动下,教科书成为日本右倾化重灾区。

教科书进一步右倾化

在有关日本与邻国领土争议的问题上,地理、历史、公民三种课程共18种教科书均体现了日本政府的立场和主张。同样,在历史问题上,教科书右倾化态势也非常明显。

“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编写的教材完全没有提到南京大屠杀。编写者声称:“南京事件是中国共产党的宣传,事件本身不存在。”该组织编写的初中教科书《新日本历史》将日本侵略中国归罪于中国人的“排日运动”,声称日军在卢沟桥附近遭受枪击引发了战争,并宣扬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王道乐土”,鼓吹日本入侵帮助东南亚实现独立等。教育出版社的教材针对南京大屠杀的表述,从原来的“杀害了大量俘虏和居民”修改为“牵连了俘虏和居民,导致出现了很多死伤者。”编写负责人说,“这是由于新的审定标准。”与之类似,为了通过新的审定标准,不少教科书编写公司修改了原来的表述。

这是作为教科书编写指针的审定标准修改后,日本进行的首次审定。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一篇评论指出:“新审定标准……要求尊重政府见解。由于新审定标准首次使用,新的历史教科书中自虐史观的倾向得到了稍许改善。”由此可见,日本教科书的倾向越来越明显地受到政府右倾化态势的影响。

政府主导教科书审定标准

战前,日本的教科书由政府编订,根据明治天皇的《教育敕语》,着力培养学生忠君爱国精神,向学生灌输军国主义思想。出于对战前教育制度的反省,日本从1948年开始实施教科书审定制度,国家不再编写教材,转而由民间学者或教育工作者自由撰写,文部科学省(原称文部省)大约每隔四年审定一次。

审定教科书的基准是文部科学省制定的《学习指导要领》。这部要领对日本历史上每个阶段的教学都提出了详尽的指导意见,但有关二战前后的历史教育部分,只字不提要使学生了解日本发动的战争性质、责任和日本的侵略罪行。

日本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在2013年11月15日的记者会上公布了“教科书改革实行计划”。该计划提出,关于教科书的审定标准,为了反映政府的统一见解和已经确定的案例,将新设相关条款。对于记载没有定论的见解以及过于强调特定事例和见解时,将要求采取更为平衡的记述,为此将新制定和修改一些条款。

2014年1月,文部科学省正式修改了教科书审定标准,提出对于在近现代历史记述没有得到普遍承认的见解,要明确这是没有得到普遍承认的;在有内阁决定等显示政府见解和最高法院判决案例的情况下,要据此进行记述。而日本政府所散布的是所谓“侵略没有定论”等右倾化观念,这成为新教材右倾化日益加重的重要原因。

下村博文是一名右翼政客,他被安倍晋三任命为文部科学相,本身就表明,安倍要从历史与公民教育入手,灌输他所信奉的历史观。通过修改教科书、鼓吹日本发动的战争是正确的,日本试图实现修宪目标,摆脱历史枷锁,行使集体自卫权,成为能够和美国一起发动战争的国家。

长期以来,安倍搜罗了大批和他具有相同历史观的政客进入政府。同时,大批具有右翼思想的人士当选国会议员,而且很多政客都是侵略战争当事人的后代。这些人参拜靖国神社,大肆鼓吹“侵略有理、侵略有功、日本发动的是自存自卫的战争”的“靖国史观”,对日本人的历史认识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

日本政界与教育界歪曲历史的态势与日本社会的大气候息息相关。上世纪90年代是日本经济衰退的10年,加上政局动荡,给右翼的民族主义思潮提供了温床。为了恢复所谓的“自信”和“自尊”,右翼文人处心积虑地删除教科书中有关日本罪行的内容。“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可谓其中的急先锋。

1995年是国际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这本该是日本清算历史余毒的好机会,但由于自民党内右翼势力的反对,国会未能通过反省侵略战争的宣言。相反,自民党在宣称“慰安妇不过是为了赚钱的妓女”的奥野诚亮组织下,由105名国会议员组成“历史研讨委员会”,网罗一些右翼文人,举办了批判所谓“自虐史观”的研讨会,并出版了《大东亚战争的总结》一书,一概否认侵略罪行。此后,右翼文人进一步加强联系,1996年12月2日建立了歪曲历史的“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该组织出版的《教科书不教的历史》销售了120万部。

到2001年,虽然编撰会的历史教科书在学校的采用量微乎其微,但是市面上卖出了76万本。这一右翼团体的教科书宣扬皇国史观,从根本上否认了日本进行殖民统治和侵略战争的责任,“太平洋战争”被标榜成为“自存自卫”、“解放亚洲”、“建设大东亚共荣圈”而进行的“正义战争”。

编撰会几乎包罗了日本所有的右翼学者,其中不乏战后成长起来的少壮派右翼学者。编撰会还得到了“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之会”、“教科书改善联络协议会”以及右翼媒体《产经新闻》的大力支持。成立于1997年的日本最大的右翼保守组织“日本会议”,包括众多财界人士,也在为推广编撰会教科书大力活动。编撰会还得到右翼宗教团体的大力支持,像“基督的幕屋”这样的宗教团体甚至全员出动推广编撰会的教科书。

编撰会的右倾化观点得到了日本政界右翼人士的支持,自民党全力推动编撰会教科书的推广。2004年2月,自民党议员组织了歪曲历史的“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议员之会”(简称教科书议联),全面推动编撰会的教科书在全国获得采用。时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安倍晋三曾向全国地方议会的自民党议员发出通知,要求支持编撰会。

2004年,编撰会的历史教科书采用率不到0.1%,但到2009年8月就超过了1%。2011年8月,编撰会编写的历史和公民教科书的总采用率达到了4%。日本社会的右倾化与右翼教科书市场的扩大形成了恶性循环,促使日本在错误历史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驻东京记者 蓝建中)

zf制作制服制作西服装

秦皇岛订做西服

忻州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