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窗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与鬼无关1毽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23:58 阅读: 来源:窗纱厂家

任暮是村里的寡妇。

据说她本是城里有点家底的人家的女儿,因为看上了村里去城里打工的穷小子,就一起私奔回了村。两人结了婚后日子虽平淡辛苦,却有着自己的小甜蜜,日子过得也还算滋润。

然而好景不长,那穷小子觉得老在村里过着没前途,又跑到城里找了好几份工作,玩儿命地赚钱。此时两人已经有了孩子,爹娘两个都榨着自己的血给孩子攒钱。而穷小子在外地工作没有根基,出了事故送了命。工地还算良心,按据按理赔了不少钱,可对于任暮来说这十倍的钱也不如一条人命重要啊。

生了孩子以后,两个人的生活费都需要她一个人来挣。她又死要面子,不肯回家,就自己在村里城里地跑,每天累得灰头土脸。

不过任暮毕竟是城里人,懂得如何保养自己。即使天天下地干活,也会在城里买些实惠的护理品自己抹抹,于是这三十好几的女人看着也是年轻了好几岁

可她毕竟不懂村里人。在村里那些好吃懒做的男人眼里,她没事这么打扮自己的意思就是等着别的男人呢。不过是因为将近五十岁的村长——一个发福的中年人看上了任寡妇,才没人动她罢了。

任暮过的也不算太过辛苦。有丈夫的赔偿金垫着,她自己只要保证能每年多赚些钱,就能帮上自己的女儿。女儿虽小,却也懂事,自己白天去幼儿园,回来后自己玩耍,也懂得晚上不吵累了一天的妈妈。

等到女儿上小学那天,村长忍不住了。他借着小儿子过生日为由请村里的几个孩子去他家过夜,自己偷偷地跑去了任暮家。任暮累了一天,睡得正熟,迷迷糊糊地就让村长带着去了村尾平时无人问津的备用房,强奸了她。

等到第二天任暮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她像失了魂一样回到家,见着自己的女儿就抱着哭,过了好几天才回过魂来。又忌惮村长县里的关系不敢去告发,只能忍气吞声。更何况自己还有个女儿要照顾,为了她的声誉,她也就忍了。

本以为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过了十来天,村长又一次跑到了自己家来。

一夜云雨。

任暮跌跌撞撞地回家时,心中满满的是对村长的愤怒和自己的无助。她总觉得对不起自己死去的丈夫,就将家底和女儿交付给了城里的朋友,自己换了一身结婚时的嫁衣,留了一封举报村长的遗书后,在村尾的房子里割腕自杀了。

村长得知了此事,只是冷笑几声,一把火烧了遗书,自己处理任暮的尸体,随便地埋在了村尾不远处的土丘上,连个土堆都没留。

日子过得很平静,没有什么不对的。唯一的小波澜就是女儿对母亲去世的悲伤和有些城里人感叹一个卖新鲜蔬菜的女人不见了。

村长过得很好,一如既往地不时调戏一下村中的女人,整天吃吃喝喝,早把死去的任暮忘在了脑后。

一天晚上,他喝了点酒,早早就睡了。深夜时起夜时,他隐约听到屋外有动静。

“谁啊?这么晚了,在干什么呢?”

村长有些迷迷糊糊的嘟哝着,跑到床边想外看去。

“啪、啪、啪……”

这是踢毽子的声音。

原先任暮丈夫还在世时,她远没有现在这么忙碌。每天除了下下田,到了晚上就和村里的朋友一起谈谈天,健健身。其中她最喜欢的运动就是踢毽子,天天晚上她都要和朋友踢上半个小时。不过自从生活忙碌起来以后,她就很少踢毽子了。

“真是的,看来明天要找她谈谈了,怎么这个时候踢毽子……”村长有些不满地打个呵欠,又回到自己房间,倒头就睡。

没过多久,村长一个激灵,一下掀开被子,喘着粗气坐起来。

“任暮不是死了吗?!”

村长在心里呐喊。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再战战兢兢地听着窗外的动静。

一片寂静,没有虫鸣,没有蛙叫,包括踢毽子的啪啪声。

什么也没有。

“什么鬼,酒喝多了幻听么……”

村长这才放下心,复又躺下继续会周公。

>>鬼故事分页: 1 2下一页

餐厅萌物语无限金币版

飞仙诀手游

不朽之守护手游

相关阅读